专门看福利写真无圣光的app

白袍老者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,便被陈天涯给甩了一巴掌!

白袍老者眼中顿时又惊,又怒,又怕!
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他喃喃道:“老夫已经是虚仙之位,这普天之下,即便有人能战胜老夫,也断不可能如此侮辱老夫啊!”

“我再说一遍,放人!”陈天涯冷冷说道:“要是再不放,那就不是掌嘴那么简单了。”

白袍老者心中生出畏惧,他到了此时此刻,那里还能不明白。他和眼前的陈天涯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再这样嘴硬下去,只是死路一条。

当下,白袍老者将叶凡放了。

叶凡迅速趋步来到了陈天涯面前,恭恭敬敬的磕头,道:“徒孙拜见师公,多谢师公相救!”

陈天涯对叶凡的态度颇为满意,说道:“起来吧,师父收为徒,还算有些眼光。”

叶凡顿时大喜。

“多谢前辈!”沈墨浓则向陈天涯抱拳道。

要她喊爹,或则爸,她是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。毕竟,双方的关系终究还是玄妙的。

陈天涯自然不会跟沈墨浓计较这个,他淡冷说道:“我是看在念慈的份上前来的。”

圆脸长发女盛夏之初田野写真

沈墨浓说道:“不管怎样,晚辈都要感谢您!”

陈天涯便不再理会沈墨浓,他则是看向了白袍老者。他的目光冷冽,让白袍老者心中生寒。

白袍老者忍不住抱拳,说道:“之前言语多有得罪,还望阁下海涵!”

“海涵?”陈天涯哈哈一笑,说道:“看来还是不太了解我陈某人的性格啊。魔帝二字,可不是说着玩的,虽然年岁比我长许多,但这手上的鲜血可不一定比我多。还有,我们修道界里,素来不讲年龄,便讲达者为尊。见了我,连声前辈都不会喊吗?”

白袍老者顿感屈辱,但他还是抱拳说道:“晚辈见过前辈!”

陈天涯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那三枚神通种子,还不还回来?”

“是,前辈!”白袍老者这时候那里还敢有别的念头,连忙答应。

他将三枚种子恭敬呈上。

陈天涯并不接,只是说道:“向谁拿的,就还给谁!”

“是,前辈!”白袍老者说道。

刚才还威风不可一世的霸者,如今在魔帝面前,却是乖巧如斯。

这一瞬,叶凡认识到了力量所带来的魅力。

他对魔帝的风采顿生向往,觉得自己就该做这样的人。

白袍老者将三枚种子恭敬归还,沈墨浓接过,却是有些意外。因为这三枚种子在她手里,是还发挥不出其威力。但若在魔帝手里,那却是如虎添翼,威力无穷。可魔帝却是接都不接!

沈墨浓很快也就明白,这是因为魔帝心中太傲。他的傲骨不允许他来觊觎自己的东西。不管怎么说,自己都是他的晚辈!

“前辈……”白袍老者忐忑的看向陈天涯。

陈天涯看了一眼白袍老者,说道:“刚才言语侮辱了沈墨浓,沈墨浓是我孙子的母亲,连她都敢侮辱,这笔账,说应该怎么算?”

“前辈,我……”

“我看该死!”陈天涯眼中放出寒光。

“前辈,真要如此狠辣?”白袍老者不禁退后一步。

“没错!”陈天涯说道:“要么,自尽。要么,我杀,选吧!”

“老夫跟拼了。”白袍老者暴怒。

他说完之后,立刻施展法力,一瞬之间,须发皆张,恐怖至极。

白袍老者大喝一声,道:“跟我来!”

他便身形一闪,飞出洞府之外。

陈天涯也不阻拦,因为这洞府之中,实在狭窄。一旦动手起来,只怕沈墨浓和叶凡也会遭殃。

那白袍老者飞出去,他也存了逃跑之心,只是陈天涯的速度更快。刹那之间,就拦在了白袍老者的前面。

沈墨浓立刻带着叶凡跟了上去,远远的就在空中观看。沈墨浓驾驭虚空元神,带着叶凡虚立空中。那巫渐鸿也跟着飞了上去观战。

叶凡看不真切,便动用了大天眼术观看。

在那空中,白袍老者施展出了他凝练的领域力量!

白袍老者乃是虚仙初期高手,已经炼就领域。

他的领域便是红莲烈焰领域。

一瞬之间,天空之中无穷红莲烈焰遍布!

那团团火焰将方圆数十里之内,全部笼罩住。远远看去,就像是天空被燃烧起来一样。

“天,居然如此神通!”叶凡见这般情状,不由骇然。

陈天涯就处在烈焰中心,无穷红莲烈焰规则将陈天涯包裹住。

那烈焰的力量,凶悍绝伦,可焚化世间万物。

只不过……却绝对焚化不了陈天涯。

陈天涯站在原地,动也不动。

这事对他来说,本身就有些滑稽。居然有人想用火来烧死他!

这真是天大的笑话!

任凭白袍老者领域凶悍,红莲烈焰盖世无双。但陈天涯就在火中什么都没做,偏偏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连发丝都没被烧毁一根!
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白袍老者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。

陈天涯虚立火中,他脚踩气流,一步一步走向白袍老者。

“这火焰,就像是奄奄一息的柴火,实在是太弱了。看来,我得给加点料才行啊!”陈天涯缓缓说道。

“要做什么?”白袍老者是真怕了眼前的魔帝了。他遇到过不少敌手,也经历过诸多凶险,但从未遇到过像陈天涯这般邪门的敌手。

陈天涯邪魅一笑。

突然,他一弹指,却是弹出一粒殷红的鲜血。

这粒鲜血落入到了红莲烈焰之中。

一瞬之间,这粒鲜血便产生了变化。

就像是在平静的水杯里丢入了一粒泡腾片一样,整个红莲烈焰领域沸腾起来。那火势凶猛绝伦,火焰翻滚,犹如海啸来临,火浪瞬间溅起数十丈高。

红莲烈焰领域之中,火浪滚滚翻腾!

这领域从刚才的地狱变成了眼下如火山爆发一般!

“这……”白袍老者骇然,他觉得他的本源之力也变得滚烫无比,乃至他的身体都要承受不住这样的热力。这领域已经不是在烘烤陈天涯,而是开始烘烤起他自己来了。

领域乃是依靠自身的本源之力制造出的规则,达到改变方寸之地的规则。让这方寸之地成为自己的地盘。领域与其自身,是有不可分割的联系的。

如今,白袍老者尴尬的地方就在于,他是脱离不了自己的领域的。他如果将领域收回,全部吸入体内。那么他瞬间就要爆体而亡,但即便不如此,也会被自己的领域将他自己慢慢烤死!

白袍老者陷入了死局!

陈天涯漠然看着白袍老者。

自从与天布鲁一战之后,已经达到了虚仙巅峰的地步。

陈天涯在和布鲁纳一战时,就已经是虚仙中期了。眼下他在和天布鲁的战斗中,领悟更多,便是更上层楼。实力比之以前,增加了一倍。

所以,就这白袍老者在陈天涯手上,根本就是不堪一击。不说陈天涯功法特殊,便是他寻常功法,以他虚仙巅峰之力,要杀这白袍老者,也是轻而易举。

陈天涯是什么人,虚仙中期就能杀死天宇境的布鲁纳,就能从天位境的天布鲁手中安然离去。如今的陈天涯,早已经是海水不可斗量了。

“前辈,前辈饶命!”白袍老者害怕起来,他忍不住向陈天涯求饶。

“饶?”陈天涯淡淡一笑。

“求前辈饶命,小人以后愿意为您甘做牛马,听前辈差遣!”白袍老者跪了下去,谦恭卑微。

陈天涯淡淡说道:“我陈天涯行事,向来都是独来独往,要不了猪狗牛马。”

“前辈……求您饶小人一命!”白袍老者说道:“前辈,小人还有两个兄弟,也是远古真神,他们的修为比小人要厉害得多。尤其是小人的大哥铁木君,乃是星空战神。他天赋异禀,有吞日纳海之本事。他的冻狱神轮拳法,举世无双。一拳震破星空,前辈,您若杀了小人,只会惹来麻烦因果啊!”

“在威胁我?”陈天涯淡淡的看了眼白袍老者,说道。

“小人不敢!”白袍老者忙说道。

“我记得,刚才沈墨浓也是跟说了,她的丈夫很厉害,她丈夫的父亲也就是我,有些本事。当时,似乎没太当回事啊!”陈天涯悠悠说道。

“小人有眼无珠!”白袍老者惶恐说道,这么一位绝世大枭,远古真神,高手,上古人物。此刻在陈天涯面前,连个小喽啰的志气都有不如。

小喽啰,小人物,来这世上时间短浅,不知道死亡之可怕。

可白袍老者在悠悠岁月中,深知死亡之恐怖!

是以,常有年轻人求死。

但老年人却要去寻各种保健品,锻炼,唯恐死亡降临!

白袍老者是真的怕死,如今,只要能够活下来,要他做什么都可以。

而陈天涯则轻柔一笑,语气却变得柔和起来。他说道:“说,都有底气不惧怕任何人。那么,我会不会被的什么大哥,二哥给吓倒呢?”

“前辈饶命啊!”白袍老者闻言骇然欲绝,连忙再度磕头求饶。